森羽

拖延症末期患者~废弃的文手一枚

“抄袭”谋杀了“原创”——致同人爱好者

盯:

我不指名任何人,是因为这篇文章的目的并非口水仗。


我要说的关于,抄袭者的自陈,与读者的应答。


人类把“抄袭”揪出来,视为“侵犯权利”的不法、无德行为,不仅应从个人角度出发。单说文艺界:


“抄袭”——“谋杀”原创的凶手。


从抄袭的那一刻起,你不仅抹杀了自己的人格、思想,也在抹杀原创作者的生存空间。


对于文艺界,你是一个杀人犯。你杀死了“原创”。


碾碎了文艺进步的砥柱。


或许一个抄袭者是微不足道的,然而,蚁多可以食象。


当然,现实角度,原创是不死的,古往今来、前赴后继,始终有那么一些傻人、笨人、庸人,孜孜不倦,他们不肯放下这一捧瘦土。


但抄袭者在逐步磨灭原创者的心灵,给他们带来沉重的打击。尤其是屡教不改的、穷凶极恶的惯犯。


举个眼前的例子,楼诚为什么一夜热圈?


除了《伪装者》作品本身的优异之外,也有国产剧大背景的前提。在近年来无数粗制滥造的、抄袭的、把观众当弱智的影视作品中,只是一部好剧,竟值得群众呼天喊地的推崇——可见饿得多狠。


而,某某编剧,某某某作家,某某某画师此等人,为何苍蝇一样,拍也拍不死,骂也骂不走?明明抄袭的铁证已经摆在世人眼前,甚至法律也给予了制裁。难道人的脸皮天生就是那样厚?


不是。




巨大的利益,和,巨大的宽容,给了他们枪与面具,他们得以留存,继续谋杀原创者。


巨大的利益——抄袭是“零成本”的劳动,不需要庞大的世界观资料库,不需要日夜竭虑的构思,甚至不需要过高的基础功底。它能够快速的给无能者带来爆破式的名利。


名利心,虚名与物质,当欲望超过了道德的底线。只是不要脸而已,哪怕出卖自己的灵魂,既可以换金子,有什么不好意思做呢?


巨大的宽容——这才是导致抄袭者光明正大、愈加肆无忌惮的背后推手。


当一名作者被指出抄袭,佐证历历在案,字字句句竟一差无改,这抄袭者仍可以言之凿凿的自白:“这是天大的巧合!即使这等同于陨星砸上我的脑袋的概率,也请你们相信我,这是一个奇迹!我是清白无辜的!”


是谁给了他这样的勇气与脸皮?


因为有人说:“我愿意相信人性的善良,所以我选择相信你。”“其实同人作品本来就不需要太较真,我挺你。”“你写的比那个所谓的原作好看多了,好看就行,我支持你。”


一个谋杀了“原创”的人,被原谅了,无罪释放了?!


“原创”的公道,竟是比尘埃还不如的。


同人圈没有法律,谁也不能判谁有罪。于是“虚伪”与“善良”共襄盛举。


——“我们还是好的!一切也还是好的!我宣布自己无罪!”


醒醒吧。


你连自己都骗不了。


从你起手抄袭的那一刻起,你就丧失了自己的人格。已经失去被任何人尊重的资格。






可是,睁开眼看看,都看到了什么?抄袭的人登上富豪榜,抄袭的作品在电视机上抢占着收视率,抄袭者的粉丝刷着话题。


人类的圈地并非无边无际,市场份额是有限的。


近年来,抄袭者蚕食着这张大饼,等到群众发现的时候,竟只留下了月牙状的残羹,那是仅存的坚持着“原创”的死脑筋,坚守着不松口。


但更多的“原创”者,他们心冷了,寒躯难暖,口腹空空。他们离开,他们消亡。于是你所见的,便是这样一盘残局了,充斥着低俗的、无意义的抄袭作品。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你们原谅了“抄袭”。


——所以“抄袭”得以存活,他们继续在日光下行凶,继续谋杀“原创”的不朽大业。


——你们是帮凶。




我话说的很重,你生气吗?


如果生气。


你或许真的曾在不自知的时候,做了谁的帮凶。请你小心些吧!莫再为虎作伥!我也在年轻的时候上过这样的当,信了这样的邪。我也在怒斥我自己。


人都要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凶手虽不可原谅,但帮凶尚可以悔过!还来得及,因为“原创”还没有死绝。


对任何抄袭作者说——不!


我没有权利要求任何人滚蛋,但我可以拒绝。


有句话非常有道理: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待抄袭者,只需要拒绝他,就可以有效的打击抄袭者。个人的力量并非你所以为的那样渺小。你是有巨大的作用的,你是重要的。


——不去看、不去买、不去评论他。让他自己蹦跶吧!秋后的蚂蚱能存几时!如果不得不议论,对他横眉冷对、厉声斥责!


要他冷冷的沉在寒潭中,自取灭亡。


抄袭者会自行灭亡。这样无声的酷刑的让他们难以忍受——


因他们本身并非因“爱”而作,没有“爱”,他们无法忍受创作的孤独,没有人因“爱”抄袭,因这是对所爱的侮辱。


抄袭者想得到的,无非名与利。


金钱的诱惑,无需赘述。只“名”之一字,亦是险局。有些人越是渺小,便越是渴求旁人的赞美。


哪怕这赞美是偷来的、抢来的,仍有人甘之如饴,引为琼浆玉露,催眠着自己——我什么也没有做错,我又没骗得钱财。


这些人最怕无声的讨伐,在静默的独角戏中,他们只是尴尬的小丑,连引人发笑和哗众取宠都做不到。


既得不到金钱,亦得不到虚名。他们自然偃旗息鼓。


所以,我们只需拒绝。


并无必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与抄袭者进行言语上的机锋交战,铁证在手,公道自留。抄袭者未必不懂那些大道理,他们只是懦弱且无耻。言语上的攻击,未必有效。


行动上谴责。


不点赞,不评论,不扩散,坚持立场。






补充。


尚有一些处于暧昧的界限的“借鉴”“致敬”与“参考”等。


这在法律界定上,胜诉鲜有,是一件头疼的事。这是一道微妙的线,用的得体,是好事。过了线,又确实是“抄袭”。


只说一点:请你们主动的注明出处。


某些作者的声明十分模糊,让不熟于辞令的读者,很容易误以为此乃“原创”。有些读者也在评论中赞不绝口,可作者并不加以解答这些“误解”,也不注明出处。若是无意,也罢了,若是有心,请扪心自问。


某些使用先辈断句,加以粉饰雕琢后,又自诩独家的人,你已经踩到了线上,万万不要再向前一步,悬崖勒马为是。并非说借鉴不可,但请不要窃取他人成果,请你承认原作,否则远比“众《七发》”更为大可笑也。


当然,不需要论文那样详细严谨的注解,起码稍提一句:某某句子某某段落出自某某处便可。


以及,某些“参考”构图,甚至“借鉴”场景、静物等的所谓画手,其中惯抄,正是知道如何让人抓不住铁证的。


不要自欺欺人。


已经不堪,别再连自己都放弃自己。


每个人的知识都是有限的,承认他人的硕果吧。尊重他们,学习他们,超越他们。为什么不使用你自己的力量,你如此羞于见人?


并非天生会跑。你所眼见的所谓“大手”,他们不是高人一等的崇山峻岭,之所以比你强,只因比你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明知蜀道难,偏作上青天!




——类似这样的古诗词借鉴出处(李白《蜀道难》)我想是不必写的。当然,写了更好。白乐天尚求童叟可读。


至于那些只替换些人物名称和地点的二改抄袭,实在懒得讲……见到直接拉黑。斥他简直浪费生命。






最后,同人作品,只能算小半个原创。所以常有人劝解:“不必太较真,反正同人根本没有版权。”


正因如此啊!


同人作品能带给作者的只是小小的,风吹即散的名利。


楼诚圈的一些作者,其文笔、构思能力已足以自立门户,大可以去某某网文站开原创连载;有些画手和写手,本就有主职的文画工作,何不把时间用来接商稿呢;还有些人,上班工作辛苦一天,晚上到家心心念念的是多作更新。


而他们却蹲在毫无报酬的lof发免费的粮食,lof不比weibo,连粉丝数都是无可利用的。


正是因为他们毫无所求,我才会怕抄袭挤走了这些人。


正是因为他们毫无所求,所以我才要发这篇文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仅代表我个人爱你们!


请你们不要跑啊!






可能有人说我多事。


我知道。确实多事。


不过没关系,我得到了好处,我起码为那些我喜欢的作者作了努力,你们放心的写,放心的画,我好开心的吃粮。


国产一定会越来越好。






此号保留,日后有抄即挂。


抄子小心,回头是岸。


若是已抄过的,奉劝施主自杀ID放下屠刀,换个马甲,少侠从头再来罢,碗口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不原谅任何抄袭过的ID


否则抄火了再洗白岂非成了炒作新事?


唉,已非新事。



久任:

■小说《古董局中局3:掠宝清单》伪预告■

 

【原作】马伯庸

 

【视频+海报】久任

 

【翻译】林斜阳

 

【配音】(谢谢各位配音大大百忙之中帮忙配音!爱你们么么么么!!!)

 

许一城(靳东)CV 宝木中阳

 

付贵(王凯)CV 阿杰

 

药慎行(刘奕君)CV鲁有脚

 

陈维礼(祖峰)CV 边江

 

黄克武(杨洋)CV 鲁有脚

 

刘一鸣(释小龙)CV 藤新

 

海兰珠(周奇奇) CV 刘校妤

 

堺大辅(张鲁一)CV凤三

 

毓方(王刚) CV图特哈蒙

 

王绍义(倪大红) CV 图特哈蒙

 

许夫人(蒋勤勤)CV刘校妤


沈默 CV 图特哈蒙

 

吴郁文CV图特哈蒙

 

木户有三CV藤新

 

富老公CV小茂

 

药来CV宿

 

方老山CV凤三

 

李德标CV slayerboom

 

前台接待CV小茂

 

旁白CV宝木中阳

 

 

 

 

 

【第三部在线观看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93808/

 


 

【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pJiW5pL 密码:up2e


 

 【第一部在线观看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92827/

 


 

 

 

 

 

 

 

上次做第一部预告的时候剧透太多被群众们鄙视了,这次就不讲那么清楚了(喂!),有兴趣就去看书吧.超好看哦~~^_^(←安利脸)

 

 

 

从看《古董局中局3》第一章许爷爷没有预期带入第一部所用的韩栋脸,而是满脑子东哥连台词都是他语气的那刻起,就预感到自己药丸…………果不其然……!因为前两部都是讲孙子辈儿的,对老一辈儿这代提及的不多,导致到第三部讲老一辈儿时,发现之前的选角很多都有问题!不得不推翻重来了……(泪流满面)不过因为各种因素,最后呈现出的视频里还是有些人选不太符合书中所描述。有的是素材真心找不到,退而求其次,比如戴眼镜的刘一鸣;有的则是看书就这么带入的,死活改不过来,比如冷面傲娇的付贵探长(喂!)。好友说:顺应自己的意愿吧,不要挣扎了…………( ̄ L  ̄;)……说、说得有理……!【PS:药来在视频里没有出现(只有声音)是因为实在没有合适的素材也实在凑合不了!自己脑内的人选是张一山,然而他小时候除了《小兵张嘎》就没别的了……最惨的是《小兵张嘎》里乐乐的造型和刘一鸣还撞了,只能忍痛去掉了……相信我!我是超喜欢小药来的!O A Q(药家一家子都这么魔性也是没谁了~)

 

 

 

最后:视频结尾处那个背影是戴笠(用的是波叔演的戴笠),看书就明白啦~(无视掉为啥不是军服版)

 

最后的最后:许爷爷真的是太!苏!了!!!大写的特仑苏!!视频做的太差不及东哥哦不爷爷的万分之一啊!!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真的没有2。

 

 

 

 

 

下面说下关于剧透的一些话,没看的就不要往下看了【喂】

 

 

 

和前两部不同,因为第三部发生的时间和事件本身就注定是悲剧,所以从一开始看胸口就像是压着块石头,看着爷爷那么努力费尽心思保护东陵,最后注定会以失败告终,这心就疼得受不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前面发了多少糖,后面就送多少刀。爷爷越是帅越是苏越是想特么哭!况且这次还是在知道是刀的情况下一路舔过去…………中间几次哭到看不下去(好吧当时已经被朋友戏称“小公举”了……)这里还是要感谢亲王大大笔下留情,在最大限度上给了个让人能接受的HE结局,点个赞。期待第四部老朝奉现身!爷爷最大的相爱相杀对象~❤

 


【吐槽向】文章不是你想写,想写就能写

下邳圯上人:

戳……【周更2000的俺


伊风乱枫——吃药治坑深:



字字戳心。




而且有时候想写的桥段在存稿里码出来后,还会各种不满意,然后就是不断的改改改或者干脆推翻重来。写轻松吐槽向的嘻嘻哈哈的文,偶尔犯点细节性小错都有种想从头大修的冲动,如果是题材深沉伏笔重重的文,那可就是连细节性小错都不敢有,生怕有个万一以至于还会自个儿重读一遍确认有没有疏漏……所以填坑这事儿真的不能急,我比你们还急,但是依然什么用都没有。




转载以自勉,顺便,我速度慢:一是手速二是思考速度,偶尔还会 摸鱼 寻找灵感,所以填坑的事儿急也没用╮(╯▽╰)╭




刀笔客:







之所以写出这篇或许颇有些不知所谓的吐槽文(或者说泄愤文),是因为我偶然看到了渣浪围脖上@竹祭_Lust 姑娘的《对于写手的一些想法》,心中顿时块垒丛生,不吐不爽。








作者,或者说写手——更低微一点的话,甚至可以称为“码农”——到底有多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绝对无法体会的。有的人读到这里或许会反驳我,说他们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在语文考场上是如何叱咤风云挥斥方遒下笔如有神文思如尿崩……暂且打住。我相信这样的人绝不在少数,因为我自己当年亦是如此。然而我想说明的是,作文它不是文章——至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章。我们所学的作文有一整套规范和套路,它是可以靠题海战术训练出来的,作文的写法有迹可循,譬如八股。可诸位见过哪位文豪名家是靠写八股文出名的?








因此,我得先在这里为我接下来要谈的“文章”作一个定义,至少得先划出一个范畴:我这里讲的“文章”,主要是指小说,并且是现代小说(尤其是所谓的“非专业文学”圈子创作的小说),无论长篇、中篇或短篇。至于诗词歌赋、散文杂记、戏曲剧本、议论文、应用文,暂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小说是什么?小说是一种文学样式,一般描写人物故事,塑造多种多样的人物形象,但亦有例外。它是拥有完整布局、发展及主题的文学作品。与其他文学样式相比,小说的容量较大,它可以细致的展现人物性格和人物命运,可以表现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同时还可以描述人物所处的社会生活环境。英文中“Novel”是指篇幅较长的小说,而“Fiction”是指虚构的故事作品(不限于文字)。中文的“小说”严格来说没有单一合适的英语单字可以对应,但是大多会将Novel译为小说——此段并不是我写的,请诸位自行膜拜Wiki大神。








所以,那些觉得写小说跟写作文差不多的孩子,先恭喜你们陷入了人生最大的错觉。








我也曾跟你们一样,觉得写小说跟写作文差不多,别人能写我凭什么不能写?然后我就给自己挖了一个至今都没能填上的黑洞级巨坑——都是年轻气盛犯下的错啊!说实话,我从初中——确切地说是初二的上半学期——开始踏入文学创作这个圈子(不过当年许多创作实在不值一提,有些甚至属于黑历史),迄今已有十年。讲一句不那么谦虚的话,我第一次看《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时候(这套书是我的小说启蒙之作,大概是在小学四年级左右初读),诸位之中有不少人或许还没出生呢。








如今回想起来,当年的我真是图样图森破,因此被自己挖下的那个巨坑给埋得死死的。也正是这个令我至今都还在暗搓搓地继续努力完善的巨坑,让我懂得了一个残酷的真理:小说这玩意儿,真不是你想写就能写得出来的。都说脑洞=灵感,可是不把自己的脑袋瓜子先凿出坑儿来,还说个屁的脑洞啊?








灵感啊,你的名字是坑爹!








要想写小说,首先你得有个故事吧。故事从哪儿来呢?有人马上就会说,从生活中来啊!是的,只要是人写的小说必然是从人的生活中来的,因为作者绝不可能脱离他/她本人所生活的社会阶层和文化背景而独立存在。在很多时候,小说家和历史学家几乎无甚区别,只是或许不及历史学家那般专研且精通;小说家还必须是物理学家,因为这宇宙的物理规则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除非这位小说家写的是魔法、奇幻或者超现实世界;小说家还要经常客串哲学家、化学家、地理学家、生物学家、心理学家、民俗学家、军事学家、刑侦学家,等等等等,端看这位小说家是想写什么题材的故事。但最重要的是,小说家必定得是一位逻辑学家,即使是素以不讲逻辑著称的意识流小说,实际上其背后也有某种逻辑在支撑着整个文章。没有逻辑的小说只会死得杠杠的。








讲到这里,或许又有人会讲,写小说哪儿需要这么多知识储备?但是我想说,素材和背景资料的构建是写小说最基本的准备工作。即使是以大伙儿最容易写出来的校园小说(涉不涉及爱情另当别论)为例,难道诸位在动笔之前就不需要回忆一下自己当年的校园生活么?更别提遇到我这种考据党的龟毛作者,真是恨不得把每一个细节都抠出来仔仔细细地研究个几百遍以确保每一处都准确无误真实可信有理有据符合逻辑。








咳,我好像自曝属性了……








然而,有了素材,有了背景资料,不代表一篇小说就此应运而生。平铺直叙的小说不是好小说——除非你自忖功力能达到狄更斯、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大小仲马那等水准——小说是需要戏剧冲突的,但是戏剧冲突不是说有就有的。任何作家都不能只手操纵笔下诸多角色的命运,因为故事的发展正如流水,必然需要顺应逻辑,因势而行,否则那就叫神展开。退一万步讲,即使素材完备、背景资料齐全、情节安排合理、戏剧冲突充足,仍然不能保证小说写到最后把线索都收回来,否则马伯庸亲王殿下也就不必发明“陨石遁”这种传说中千古难得一见的遁法了——祥瑞御免,家宅平安。【顺便说一句,写冰火的那位乔治·R·R·马丁老爷似乎也有写到写不下去了就用陨石遁完坑的想法……不愧都是姓马的……








亲们,我写了这么多,是希望诸位能明白,每一篇小说都是从一个小小的灵感开始萌发,然后有大纲作骨架,辅以架构之神经,细节之血,情节之肉,词藻之肌肤,方可栩栩如生,令人不忍释卷。可是诸位想过没有,这世上绝不存在无因之果,无根之树。母亲生育孩子尚且必须怀胎十月,而我们这些作者、写手为了自己的文章,自己的骨中骨、血中血,又得熬多少夜,烧掉多少脑细胞?








难道说,脑力劳动就不算劳动吗?








所以亲们,我真心不希望你们对写手这个群体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请千万不要认为写文是一件轻松加愉快的事,我们不是打字机,我们只是一群凡人,血肉之躯的凡人。你们看得到的是那些精致的词句、鲜活的人物、草蛇灰线的故事和跌宕起伏的情节;但在你们看不到的背后,有我们为一个语序、一个形容词乃至一个标点符号怎样安排的纠结不断,有我们为如何继续推动情节发展而食不下咽的冥思苦想,还有我们为捕捉一丝灵感而上蹿下跳的暴走抓狂——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话陆游敢讲,我绝不敢讲。








有人或许会站出来说,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他们码字的速度可不慢啊!是的,我承认他们更新神速,而且我相当佩服他们能数年如一日地保持这样的更新速度。但是请容我说句对大神们不敬的话,三少、番茄写的是什么小说?是模式化、商业化的快餐小说,他们的作品基本上用的是同一个故事模板,然后套入略微不同的人名地名,按照固有的程序逐步推进情节,甚至可以说翻开书就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模样。他们是真正做到了不必多费脑筋构思即可日更N万的码字神手,是吾辈凡人可望不可及的传说级存在。不过他们的小说,读一本即可,读两本嫌多,因为精华已竭,更非劳逸攸关。








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七步成诗的曹植,但是曹植有且只可能有一个。








我小时候曾经觉得宫部美雪踏入文坛二十年,立言过千万,拿奖拿到手软,真是特别地了不起。可当我自己也开始拿起笔写点儿东西之后,我才感受到宫部美雪的成就是何等恐怖。我本人主混欧美同人圈,迄今为止一共写完了7篇同人,其中C.S.I.有2篇(皆是长篇),Person of Interest有5篇(1个长篇、4个短篇),另外还有未完成的1篇变形金刚同人、1篇C.S.I同人、1篇House M.D.同人译文,粗略估计有64万字以上之成果。我写过长篇,也坑过长篇,我知道长篇创作是什么感觉。即使有所谓“短小精悍见真章”的说法,我个人还是更敬佩那些敢于挑战长篇的同辈。讲得难听点,写文有时候真是比便秘、难产更痛苦。写小说不是撸考场作文,随便瞎编几句鬼知道存不存在的名人名言、列几个排比啊顶针啊再45度角阳光明媚地无病呻吟两下,就能蒙混过关。读者又不是脑残。想糊弄他们,小心自己先被唾沫淹死。








我喜欢和读者交流,思想总得碰撞了才能产生火花。但是我也希望读了我的文章的亲们,给我、给我们这群苦逼的写手一点点最起码的尊重和宽容。








再多说一句稿酬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99年出台的《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早已明确,基本稿酬标准是“原创作品每千字30元至100元”——我都不想说这个稿酬底线低得是有多离谱了。所以,在此也请某些太太别拿同人没有人权说事儿,同人真的不比原创写起来更简单,有时候写同人可是要担上被原著党骂死的风险。千字30元这标准真的太低太低了,按刘醒龙先生的话讲:“好不容易写一个中篇,还不够请人吃顿饭。”梦想着千字几块钱就把人打发了的太太们还是趁早洗睡吧。








最后,咱还是那句话,嘴巴一张就要写手奉上几千上万字稿件的奆奆们,You can you up啊,你们不是觉得写文很简单吗?